傳統制造業轉型發展的五大路徑

0
2019-11-06 來源:清華管理評論

導語

制造業是我國國民經濟的支柱產業,對社會高質量發展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同時,我國制造業面臨著巨大的雙重、雙向發展壓力,制造業轉型升級勢在必行。本文探討了不同背景下中國制造企業轉型發展的有效路徑。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制造業發展迅速,產業規模已躍居世界前列。早在2010年,我國制造業總產值在世界制造業總產值中就占比19.8%,超過美國的 19.4%成為世界第一制造業大國。2015 年中國制造業于世界占比已達22%,穩居世界第一位置(見圖1)。當前,在全球范圍內,我國已經成長為少數幾個門類齊全、體系完整的制造大國之一。

 

 

 

目前,由于全球經濟的逐步放緩,經濟環境復雜多變,不確定因素增加,我國經濟發展也面臨經濟下行壓力,但工業正處于并將長期處于一個重要的戰略機遇期。2018年12月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順利召開,會議指出當前我國工業經濟的主要矛盾仍然是供給側結構性的矛盾。制造業作為我國工業發展最重要的支撐力量,對國家經濟和社會發展具有很強的推動作用。隨著我國經濟發展步入“新常態”,一方面,工業發達國家采取重塑制造業優勢的策略,實施制造回歸的戰略;另一方面,部分發展中國家借助自身優勢實現了制造業快速追趕。因此,我國制造業面臨著巨大的雙重、雙向發展壓力,制造業轉型升級勢在必行。

 

近年來,我國制造行業的發展表現出三大趨勢:一是大型裝備制造業逐步向清潔替代、電力替代“雙替代”的政策要求方向發展;二是制造型企業正在開展工業技術和信息技術的融合創新;三是智能制造和工業互聯網逐步成為制造業轉型發展的重要支撐。本文,根據制造業的新的發展趨勢,結合國內外企業的發展情況,探討不同背景下制造企業的轉型發展路徑。

 

傳統制造向智能制造轉型

 

隨著信息化發展的新階段——數字時代的降臨,云計算、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各種新興數字化技術正在改變世界,同時深刻影響著制造業的變革和發展方向,傳統制造業向智能制造的轉型已經逐步展開。

 

不同于傳統制造業,智能制造通過應用最新的數字化和信息化技術,將制造業中的設計、生產等各個環節的數據整合,根據數據流的實時變化,對制造過程中的業務流程、生產流程及資金流程等進行協調優化,從而實現高效、準確的決策,實現生產資料在企業內部及企業之間的優化配置。數字化工廠作為智能制造的典型應用,由于其重點關注設計到制造的數據流,已經被很多企業成功實施。

 

例如西門子成都工廠,是西門子在德國以外建立的首家數字化工廠,同時是西門子在全球建立的第三個從事工業自動化產品研究的技術中心,該工廠實現了產品的數字化設計與制造。通過數字化轉型,工廠不僅實現了智能制造,同時促進了高效生產,使工廠的產量增加了4倍。成都工廠遵循全球統一的質量標準,在過去5年內產品質量的合格率達到了99.999%。對比傳統制造,智能制造在設計、生產、質量等各個環節,保障了產品質量,提高了生產效率,降低了企業運營成本。得益于智能制造,西門子成都工廠的產品交貨周期與其他西門子中國工廠相比縮短了近一半,同時數字化的研發和設計使得新產品上市時間縮短近30%。

 

設備供應商向綜合服務商轉型

 

傳統制造業以設備的生產制造為主,目前正逐步向綜合服務方向轉型。從價值創造的角度,傳統制造業向綜合服務轉型具有很多優勢。一是綜合服務商的收益更高,一般來講,根據工業行業的微笑曲線(如圖2),服務擁有較大的利潤空間。對比單純的銷售設備,服務的利潤高于產品本身并且收入穩定。二是客戶需求發生變化,顧客對產品的購買決策除了性能參數和價格,還取決于服務質量。三是綜合服務有助于企業的可持續發展,通過設備銷售之后的綜合服務,提高了客戶對產品的粘性,促進訂單再銷售,實現企業可持續發展。四是綜合服務商更能滿足客戶的綜合需求,特別是定制化和個性化的需求,由于企業和客戶之間良好的互動,使得企業與客戶之間的關系由原來的交易型轉變為了關系型。

 

 

 

比較典型的轉型成功企業包括美國GE和陜西鼓風機(集團)有限公司(簡稱陜鼓)。在20世紀80年代,GE的總產值中有88%都是由制造提供,對顧客的服務產值僅占到12%。隨著GE服務化轉型升級的成功,其制造在企業中的產值占比降為30%,“技術+管理+服務”的產值占比提升到了30%。與此同時,2001年以來,陜鼓開始了自己的轉型發展之路,重點從兩個方面展開:一方面,從傳統的設備制造向動力系統解決方案轉變;另一方面,打造“陜鼓”品牌,圍繞品牌施行綜合、多元的運營模式。陜鼓從設備商轉型為綜合服務商,實現了可持續發展。

 

單一工廠向全球供應鏈轉型

 

制造企業大多數都包含設計、生產、物流、質量和服務等各個環節,傳統制造業產供銷集中在同一地區甚至同一廠區,已經不能適應新時代的發展要求,特別是全球化的時代,需要向著全球供應鏈整合的方向轉型。企業實施全球供應鏈戰略,采取產業分工和業務外包的合作方式,可以通過減少生產成本、提供生產效率,推動企業快速響應市場的變化需求,從而降低市場風險,提高企業的競爭力。

 

首先,采用全球供應鏈戰略方式的企業可以充分整合和利用優質資源。此類企業通過將產品生產大系統分解成為相關性不強的多個模塊,讓各個模塊在相關優勢工廠生產。產品的模塊化,可以實現同一產品各個模塊的并行設計與制造,從而減小產品的設計開發周期。其次,采用全球供應鏈戰略,可以讓企業和全球的產品供應商建立長期合作關系,從而爭取到供應商所在地的市場。最后,采取全球供應鏈戰略,可以從多個渠道整合資源,打破了企業自身資源和能力的局限性,使得全球合作伙伴共同承擔風險,為企業發展提供彈性空間,從而實現對外部環境變化的快速適應。

 

波音公司就是比較典型的全球供應鏈戰略模式的企業,波音飛機的零部件由70多個國家的545家供應商生產(如圖3),波音不再是一家單純的飛機生產商,而是一家從世界各地采購零部件,然后組裝形成產品的系統集成商。波音公司采用全球供應鏈戰略,使得公司可以集中精力開展設計研發、銷售、品牌和總裝等業務,整合全球資源,打造全球競爭力。

 

 

 

借助資本力量實施產業結構調整

 

全球經濟低迷,整個制造業面臨嚴重過剩,產能嚴重過剩的必然結果就是行業的大淘汰、大重組、大洗牌。大型傳統制造企業需要加快調整產業結構,解決當前發展后勁不足、發展增量缺失的問題。發展路徑上,重點開展兼并收購和合資合作。發展手段上,從之前“資產經營”轉向“資產經營+資本運作”雙輪驅動,發揮好金融對產業發展的支撐作用。

 

例如某大型傳統制造企業,原有的高端傳統產業面臨嚴重的產能過剩,需要調整產業機構,充分利用自有的資本平臺和窗口公司,收購兼并全球的資源。其一,借力上市公司平臺,通過股權融資、債券融資、引入財務投資者等方式,為產業發展籌措低成本的資金,優化資產負債結構。其二,充分利用其在新加坡的公司,使其成為集團的海外投融資平臺、產融結合平臺、海外工程業務平臺和海外進出口貿易集中平臺。其三,成立了金融集團,加強產融結合,實現資本和實業的結合,逐步進入新能源、高端醫療、人工智能、數字化等新產業,優化了集團的產業結構。

 

再比如上海電氣集團借助資本的力量,在燃機領域取得了重大突破。一直以來,燃氣輪機被譽為裝備制造業“皇冠上的明珠”。國內燃機產業在技術上與西門子、GE等跨國企業存在較大差距,跨國巨頭們通過專利布局構建保護網。2014年前后,上海電氣積極拓展海外業務,有意投資意大利安薩爾多燃機公司,該公司產品類型齊全,并擁有完整的自主知識產權。當時除了上海電氣,還有兩家來自韓國和歐洲的企業希望通過收購獲取其核心技術,要求100%控股,但遭到安薩爾多工會的強烈反對,導致該收購業務陷入了僵局。最后,由意大利政府掌控的國家戰略基金FSI完成了對安薩爾多能源公司的控股。

 

針對以上情況,上海電氣采取了全新的策略:第一,上海電氣希望通過投資成為安薩爾多的股東,對于大股東的地位不再強求。第二,希望收購后技術可以全面共享,具體收購價格可以再商議。第三,可以繼續保留公司原有的管理團隊人員,承諾不裁員。第四,共同研發先進的燃氣輪機,并保證共有知識產權,一起分享中國乃至全球的產業市場。基于以上新策略,上海電氣獲得了安薩爾多燃機公司約40%的股權,通過技術共享,提升了上海電氣在燃機領域的技術水平和服務能力,實現歷史性的跨越,達到了國際一流的發展水平。

 

打造創新型工業互聯網平臺

 

工業互聯網作為制造業和數字化技術深度融合的產物,其可以實現企業信息的有效交換,從而實現了企業資源的優化配置和業務的準確協作,有效推動了企業產品質量提升和生產效率改革,成為“制造業+互聯網”的典型應用。目前,工業互聯網已經在核心數據分析、設備健康管理、生產過程管控、資源優化配置等多個方面體現出了自身的優勢,為企業發展提供了新動力。例如,安川電機的MMcloud平臺,通過對機床、機器人等設備數據的深層次分析,減少了客戶核心設備的停機時間,一方面實現了自身業務體系的重構,另一方面實現了企業的數字化服務轉型。某制造企業與北京工業大數據創新中心合作,通過對遠程機組的運行數據分析,指導設備的運行及維護優化設計,大大減小了設備的正常檢修工期,實現了設備管理成本的大幅下降。

 

 

 

面向生產過程管控場景,大企業重點關注能耗與排放管理、質量管理等應用,在現有生產管理系統的基礎上,依托平臺大數據分析能力進行優化,減少產品質量缺陷、降低能耗排放。以質量管理為例,航天電器利用INDICS平臺建立多種因素與質量關鍵KPI的關聯關系模型,對設備、工藝、檢測等數據進行質量關因分析,實現不良品率降低56%。日本本田公司與IBM公司合作,開展大數據分析技術的合作,成功實現了百萬份司機行為的數據分析,結合自身產品材料、設計、制造方面的數據,初步實現了產品全生命周期的優化,加速了產品的更新迭代,提高了用戶體驗。

 

總結

 

制造業是國民經濟的支柱產業,對社會高質量發展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因此制造業的轉型發展對我國總體經濟的轉型發展具有較大的影響。制造業的轉型升級可以通過多種發展路徑實現:1.從生產角度,由傳統制造向智能制造轉型;2.從商業模式及服務角度,由設備制造商向著綜合服務商和解決方案商轉型;3.從產業鏈的角度,由單一工廠向著全球供應鏈轉型,整合全球資源,助力企業形成核心競爭力;4.從資本的角度,借助資本的力量,實施兼并收購和合資合作,促進產業結構調整;5.從技術創新的角度,通過打造創新型工業互聯網平臺,實現企業創新和可持續發展。

關于作者 | 高樹東:上海電氣集團高級經理 

相關新聞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輕工業網” 的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輕工業網,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輕工業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注明 “來源:XXX(非中國輕工業網)” 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信息之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于轉載之日起30日內進行。
4、免責聲明:本站信息及數據均為非營利用途,轉載文章版權歸信息來源網站或原作者所有。

返回頂部
年白姐二肖特码诗